关注

黑龙江高院将审查汤兰兰案被告申诉

作者:红豆 2018-02-07 11:10 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综合

原标题:黑龙江高院将审查汤兰兰案被告申诉 黑龙江高院回应汤兰兰案:对汤继海等4人不服生效裁判提出的申诉,正依法审查处理。 2010年10月20日,黑河市中级人民...

原标题:黑龙江高院将审查汤兰兰案被告申诉

黑龙江高院回应“汤兰兰案”:对汤继海等4人不服生效裁判提出的申诉,正依法审查处理。

2010年10月20日,黑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汤继海等11名被告人分别以强奸罪、强迫卖淫罪、嫖宿幼女罪等作出有罪判决。宣判后,11名被告人不服,提出上诉。2012年10月26日,我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汤继海、刘万友、陈春付、于东军不服生效裁判向我院提出申诉,我院正在依法审查处理。

早前报道

所有人都搞偏方向!汤兰兰案最详细调查在此

凤凰新闻客户端特邀主笔阚大神

【引发舆论反弹的报道】

大家应该都知道了,1月30日,澎湃新闻发布了一篇打算为一桩骇人听闻的家族性侵女童案翻案的报道。

因为在该案中被判入狱的人(有的已经刑满释放)至今都不服判决,提出申诉,要找报案人(受害人)汤兰兰对质,要“寻找汤兰兰”。

报道发出后,却立刻引发舆论反弹。

因为案件的当事人汤兰兰(化名)被认定为特大罕见家族性侵案的受害人,又是未成年女孩,警方为她做了新的身份、迁移户口,显然是出于隐私和个人保护的目的。这是即使不懂法律,也能明白的常识。

但这篇报道把汤兰兰的新的身份信息给部分泄露了(实际上是当地派出所给汤兰兰母亲万秀玲提供打印的,万秀玲再向记者出示),虽然局部打了马赛克。但已经走在新闻伦理甚至法律的边界上了。

其实还不止于此,从文章一开始,记者就采用被告方的单一信源,用偏向性极强的描述,以及遣词用句上的种种煽情暗示(把全家人送进了监狱、突然陷入了一场巨大的恐慌),试图想要告诉读者汤兰兰是诬陷,这个“性侵女童”的家族是被冤枉的。

但是,证据,证据呢?证据在哪里?没有新的证据我们凭什么不相信法院终审判决,而要听信你单方面的说法?

还有一个重大的认知差异问题。

这个10年前发生在遥远偏僻村庄的重大家族甚至全村性侵女童大案,从未进入过公众视野。公众此前对案情一无所知。

这骇人的案情,已经令所有初次听闻的人震撼不已了。而话还没说两句,你怎么就开始给罪不可赦的侵害者辩护上了?这是什么动机?

区区150个字的案情描述之后,就是其母万秀玲出狱。“她称自己急切地想找到女儿,还原当年事态。”

这一听就不像什么好话,何况是从一个刚刚刑满释放的,被法庭认定强迫10岁女儿当众卖淫的母亲嘴里说出来。谁信啊?

说实话,我刚看了几行就很恼怒了。

【意识流派的文风】

除此之外,这篇问题报道还写得像一篇意识流一般的散文。

一会儿审判,一会儿“犯罪时”,一会儿现在,大的时态变化一共来回转换了30次以上,叙述重点、主语视角更是变了无数次,几乎是一段一转、一句一转。叙事之混乱,根本没法叫人认真读下去。

这就像案犯家属单方面絮絮叨叨、无头绪无重点地在诉说冤情,让人实在没耐心听下去。

在谁都读得稀里糊涂,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喊冤、证据在哪的情况下,这种强烈的“找人”指向显然会被人解读为“帮助强奸犯寻找受害人”

——在读者看来,这就是在协助出狱罪犯“打击报复”已经很惨很苦命、好不容易脱离苦海的无辜受害者,扒她的隐私要她的命,令人发指。说“吃人血馒头”,这都是轻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拟砸百亿收购美国大报 神秘华裔富豪买

    拟砸百亿收购美国大报 神秘华裔富豪买

  • 英国纪念女性获得选举权100周年 首相发

    英国纪念女性获得选举权100周年 首相发

  • 晚上喝了酒,一夜过后能开车吗?事情没

    晚上喝了酒,一夜过后能开车吗?事情没

  • 法国禁止在车内使用手机,车停到路边也

    法国禁止在车内使用手机,车停到路边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