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

聂树斌案平反一年 聂父母:再好好活几年

作者:红豆 2017-12-02 11:03 澎湃新闻网

原标题:聂树斌案平反一年|聂父母:再好好活几年,新房仍有儿子房间 张焕枝和聂学生夫妇花了四个月的时间将旧房子彻底整修一新外墙全贴上了白色的瓷砖,铝合金...

原标题:聂树斌案平反一年|聂父母:再好好活几年,新房仍有儿子房间

张焕枝和聂学生夫妇花了四个月的时间将旧房子彻底整修一新——外墙全贴上了白色的瓷砖,铝合金窗户干净明亮,还有个房间是留给儿子聂树斌的。

房子盖好后,张焕枝梦到儿子坐在南屋门口的台阶上,夸她:“妈,这房子盖得真好!” 在这个梦里,儿子聂树斌不再阴沉着脸,头一次笑了。

“在我心里,树斌没有死,他一直活着,在另一个地方活得很快乐。”近日,张焕枝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这样说,她还说,盖房子用的国家赔偿金,是聂树斌的命换来的,是儿子孝敬他们的。

2016年12月2日,最高法第二巡回法庭对原审被告人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再审案公开宣判,宣告聂树斌无罪,聂树斌被错杀20多年后沉冤昭雪。

“咱再好好活个几年。”宣判后,聂学生二十多年来头一次对张焕枝说了这样一句话。过去的这一年,张焕枝发现老伴变得爱说话、少发脾气了。虽然不久前做了手术,但恢复顺利,精神状态也比过去好多了。

聂家新盖的房子本文图均为澎湃新闻记者宋蒋萱图

“咱们再好好活几年”

2017年11月上旬,初冬的午后,聂学生午觉刚刚睡醒。阳光透过南屋新装的铝合金窗户,烤暖了深红色花纹的被子。

聂学生背对着阳光坐在床边,看家里来了人,咧嘴笑了,露出有点发黑的下牙齿,两只眼睛眯成一条窄缝,眼角的皱纹深深浅浅地隐没在阳光里。

张焕枝在各个房间里穿梭,忙活不停。进到南屋卧室,把电视机旁边的塑料水瓶递给聂学生,聂学生咕咚咕咚喝了几大口,又笑了。

一个多月前,聂学生因膀胱病变在医院做了手术,出院后在家休养,下半身还挂着一个集尿袋。这次看病花去了一万多元,用的是国家赔偿金的一部分。

聂学生变的爱说话、少发脾气了。

聂学生起床下地花了二十多分钟。他左半边身体行动不利索,只能用右手穿裤子,又因为刚做了手术,腰不能完全地弯下去。他没叫张焕枝帮忙,一手把裤管扔在地上,再把脚踩进去,再吃力地弯腰,发出“嗯、嗯”的鼻音,一点一点把裤子提上来。但这并没有影响聂学生的心情,“心情高兴,不一样,不一样。”

这与过去的他全然不同。

1995年,聂学生照例去看守所给儿子聂树斌送生活用品,却被意外告知儿子已经被枪决。回来后,聂学生的身子就垮了。他先是吞了一把安眠药,到鬼门关走了一遭。被抢救回来以后,又在三个月里犯了三次高血压,成了偏瘫。

申诉期间,在媒体对聂学生为数不多的采访里,他大部分时间都垂着头,一步一挪地蹒跚向前;好不容易抬起脸,紧锁着花白眉毛间的肌肉,含糊不清地咬着字说,“活下来,就是为了给儿子讨个清白”。

自那以后,聂学生就再也没了团圆的概念。每年春节,聂学生和老伴张焕枝早早就睡下了,“不能看春节联欢晚会,看了多难受。尤其是过年过节,看到别人阖家团圆的时候,别人都体验不到,不知道你这样难受。”

夜猫找聂学生要好吃的。

直到2016年12月2日,聂树斌被改判无罪之后,聂学生才觉得活着是一件挺好的事儿。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美国不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对中国

    美国不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对中国

  • 5年前中了20亿元头奖 拿到钱后这对夫妻

    5年前中了20亿元头奖 拿到钱后这对夫妻

  • 孩子什么时候绝不能打?家长一定要看

    孩子什么时候绝不能打?家长一定要看

  • 买了“碎屏险”不怕摔手机?别高兴太早

    买了“碎屏险”不怕摔手机?别高兴太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