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

金宇澄:普通话写作丧失个性,全知视角误导读者

作者:红豆 2017-10-31 16:50 凤凰文化

编者按:2012年,金宇澄以满纸沪语完成描写上海市民生活的长篇小说《繁花》,一经发表便引起文坛轰动,被誉为最好的上海小说之一和最好的城市小说之一,但他却说...

编者按:2012年,金宇澄以满纸沪语完成描写上海市民生活的长篇小说《繁花》,一经发表便引起文坛轰动,被誉为“最好的上海小说之一和最好的城市小说之一”,但他却说,“我写了《繁花》,越来越不明白上海,它虚无,是深不可测的一座原始森林,我在雾中,站在有限范围里,看清一点附近的轮廓。”

2016年,马家辉用粤语创作的第一部长篇小说《龙头凤尾》与读者见面,罗大佑评价说:“香港百年身世变化沧桑,马家辉透过江湖人物,写出了变化背后的传奇,让我更清楚看见香港历史的暧昧和复杂。”马家辉说:“我在湾仔长大,至今仍喜自称‘湾仔人’,把湾仔视为故乡。这里有太多太多的故事让我回味,亲身经历的,耳朵听来的,眼睛读到的,或悲凉或哀伤,或欢欣或荒唐,或关乎背叛,或诉说忠诚……”

张爱玲说,要为上海人写一本“香港传奇”。李欧梵说,香港是上海的“她者”。近百年来,上海和香港,作为彼此的镜像,出现在多位作家的笔下。而生于斯长于斯的上海作家金宇澄、香港作家马家辉,从《繁花》到《龙头凤尾》,分别用方言为自己的城市写下乡愁与见证。10月27日,这两位文学老友做客凤凰读书会,畅聊海派文学与香港文学,言谈之中,乐趣颇多,意味深长。(点击此处可观看直播回顾)

活动现场(左起:金宇澄、马家辉、陈艳涛)

谈文学语言:方言写作生动且个性,重要的是摆正位置

在谈到文学创作中的语言风格问题时,金宇澄认为我们现在已经习惯用普通话去写作,但这并不是一件乐观的事。普通话实际上是一种人为的语言,1955年文字改革委员会讨论用哪一种方言来作为全国通用标准语言时,最后投票第一名的北京方言是54票,第二名51票是以西南官话为基础,第三名49票是以上海方言为基础。金宇澄说,这个数据让我吓一跳,那次开会如果上海人多一点的话,可能我们现在都在讲上海话。前几年上海市政府的一些单位,都有一块牌子写着“请讲普通话”,为什么呢?因为改革开放后,大量人才引进上海,大家都讲普通话,所以不能讲上海话。这对国计民生来说有好处,但是对于文学来说,语言是最最要紧的一块,从审美的角度来讲,全部用普通话就丧失了它独特的个性。

读者打开一本书,第一眼看到的不是故事,不是内容,而是语言。语言显示着小说的个性,这在东西方文学中都是非常重要的。金宇澄说,普通话的写作到了一定程度就会同质化,大家的写法都变得差不多。而方言是自然生长的语言,它甚至于每天都在变化,它的句子和语法都和标准的永远不变的普通话有极大的不同,它特别生动。而文学又需要这种生动,表现人物,表现人的神采都是要通过语言去叙事。“正是因为大量普通话的文本出现,在一个意外的情况下,我开使用上海话来写作,如果说大家都在用方言写作,我肯定要用普通话来写的,因为普通话写的人少。所以文学的艺术都是要讲究个性,要有排他性,才能让你写的东西人家一看就知道这是谁写的。”

马家辉回忆起当时创作《龙头凤尾》时的场景时感叹:“《龙头凤尾》是我第一本长篇小说,而且不骗各位,这可能是唯一一本,因为写得太痛苦了!”马家辉透露,他的第二本长篇小说已经动笔写了7万字,但写得非常困难。他从50岁才开始写第一个长篇,现在开始第二个真的没有信心写下去。他说自己以前写了好多年的评论、杂文、散文,甚至还写了不少诗,但是因为写得太烂,老婆怕丢人,不让他发表出来,所以一直在抽屉没机会跟读者见面。这么多年来他的语言主要涉及散文评论,但到了小说这个部分,要做到“挑战、挑逗、挑衅”,对他来说是非常高难度的事情。提到自己使用粤语写作《龙头凤尾》时,马家辉表示,对于使用不同语言的比重安排是经过了一番考量的,在写作过程中他也曾向金宇澄讨教了一些经验。金宇澄当时给他提醒,说他写《繁花》的时候实际上也是控制过的,有些部分其实是可以用上海话来写的,可是他有所控制,有所掌握地调动不同语言的份量、比重、和语言使用的位置。所以马家辉在可以不用粤语的一些地方就留着用了规范话语,有一些地方觉得不能放弃粤语的部分就用了粤语,最终完成了《龙头凤尾》这样一部作品。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巴铁有多铁?去过巴基斯坦才知道

    巴铁有多铁?去过巴基斯坦才知道

  • 中国可回收运载器2020年首飞:可像飞机

    中国可回收运载器2020年首飞:可像飞机

  • 张召忠:中国舰载预警机啥时上航母?快

    张召忠:中国舰载预警机啥时上航母?快

  • 金柱赫告别式将于11月2日举行 伴父长眠

    金柱赫告别式将于11月2日举行 伴父长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