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

留日女学生遇害后,其母卖房征集签名只为判疑犯死刑

作者:红豆 2017-10-14 10:32 每日人物

9月的一个晚上,大风,整个屋子里都是从窗口传来的呼呼声响,江秋莲直到早上才闭眼,醒来后开始整理江歌的照片,她把所有与江歌有关的照片都打印好,买了二三十...

null

9月的一个晚上,大风,整个屋子里都是从窗口传来的呼呼声响,江秋莲直到早上才闭眼,醒来后开始整理江歌的照片,她把所有与江歌有关的照片都打印好,买了二三十个相框,一张张放进去,每张照片背后的故事她都知道。翻到一张江歌和梁洁的合照,她盯着看了半分钟,拿起剪刀很快地把梁洁那部分剪掉了。

10月中旬,山东即墨下了一场雨,气温很快降到20度以下。往年这个时候,江秋莲要去乡下接母亲来家里住,她那套拆迁分到的楼房冬日供暖,“比乡下暖和点”,再过几个月,留学日本的女儿江歌也会放假回来,到江秋莲的超市帮忙收银,给姥姥洗澡,或是跟她吵上几句嘴。

但今年不会了——2016年11月3日凌晨,江歌在日本东京中野区的公寓被害。

null

江歌遇害公寓。

江秋莲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过母亲,她害怕母亲见到自己现在痛苦的样子:瘦了20斤后,曾经略微圆润的脸颊凹陷下去,眼、鼻、齿的骨骼凸显出来,情绪也不稳定,随时会失控。

即便如此,每次出门前她都必须换好衣服和鞋子,再背上一个深蓝色单肩包。成长于崇尚知识、讲究体面的家庭,父亲从小教育她们穿戴整洁、不出格,这个带些传统意味的规矩延续了三代。

“我比较感性,但是处理问题还算比较理性。”这是江秋莲对自己的评价。但江歌去世后,这份理性几乎要消失了,江秋莲已经把生活里其它事情剔除干净,只剩这唯一一件:为江歌的死“讨还公道”。

丢失

北京时间2016年11月2日晚11:08,江秋莲结束和江歌的聊天,记录显示,这通电话长达1小时42分钟。

江秋莲几乎每天都会打微信电话给在日本读研究生的女儿,那天刚好江歌和同学聚餐回来,在东京中野车站等同住的室友梁洁(化名)一起回家。江秋莲没出去跑滴滴,正好陪她一块儿等。

话题杂七杂八的,期间江歌讲到梁洁的前男友下午找上门来吵架的事,江秋莲察觉到男性的危险气息,让女儿注意安全,话题又转到让她找个男朋友上。江歌总是一副不着急的样子,她告诉江秋莲,自己打算在30岁前攒够300万日元,先去环游世界,她说:“妈妈我30岁不结婚不准催我啊。”

江歌没等到30岁。第二天17:00,日本大使馆给江秋莲打来电话,说江歌在东京被人杀害了。江秋莲不肯相信,她第一反应是假消息,最坏的情况就是江歌被绑架,“怎么会被杀害呢”,她想不出一个江歌被杀害的理由。

null

江歌和法政大学的老师同学在一起

但她还是慌得没法开车,联系了梁洁的父母,因为两家住得近,没多久对方就开车来接她。他们一同到达王家官庄村时,梁洁的视频电话来了,女孩摘下口罩,把镜头朝身侧一晃,可以看出她正在警察局。江秋莲抢过手机,梁洁见到她就哭着说“对不起”,“歌子在哪里?”“在医院。”“是死是活?”“不知道……”

江秋莲双腿虚软,瘫坐在地,梁洁父母见状说:“你也别着急,应该没什么事。”江秋莲当即对他们说出自己的猜测:就是你们女儿的前男友杀的。对方一愣,但仍转身离开了。

14个小时后,江秋莲才见到江歌,“我女儿躺在那里,一头黑亮的头发没有了,被什么东西包裹着,漂亮的衣服不见了,是那种无纺布的手术服,眼睛半睁,嘴巴不能闭合,看到这些,痛死我了,痛死我了”。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美国这么富,却为何一直都是联合国的“

    美国这么富,却为何一直都是联合国的“

  • 留日女学生遇害后,其母卖房征集签名只

    留日女学生遇害后,其母卖房征集签名只

  • 的哥连闯数个红灯将病人送急诊室抢救

    的哥连闯数个红灯将病人送急诊室抢救

  • 猎隼贫血死亡 疑曾遭“熬鹰”

    猎隼贫血死亡 疑曾遭“熬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