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

老人忘记老伴去世每日寻妻 医院陪他演了5个月的戏

作者:红豆 2017-10-13 09:51 北京青年报

合肥市第二人民医院的护士带着郑寿云寻妻 10月11日,郑寿云又去了医院 您好,请问我老伴儿万达华在哪儿?11日下午1点,天下着雨,一位八旬老人撑着伞出现在合肥...

合肥市第二人民医院的护士带着郑寿云寻妻

10月11日,郑寿云又去了医院

“您好,请问我老伴儿万达华在哪儿?”11日下午1点,天下着雨,一位八旬老人撑着伞出现在合肥市第二人民医院高压氧科门口。老人叫郑寿云,今年84岁,已经是医生和护士们的“老熟人”了。今年5月以来,郑寿云几乎每天都要来医院寻妻,有时一天要寻上三次。郑寿云患有阿尔茨海默症,他记得和老伴相处的种种情景,唯独不记得的是老伴已经去世了。医生和护士都不忍心告诉他真相,日复一日,带着他找遍整个医院。

日复一日的“寻妻记”

郑寿云冒着雨,又去了合肥市第二人民医院,他还记得自己的老伴曾经在这里的4号楼住过院。4号楼一进门就是医院的高压氧舱,这也是郑寿云打听老伴下落的去处。出门之前,他往外套里塞了一把一元钱的硬币,他认为这是老伴平时买菜用的零钱。

在高压氧舱,护士路鹤娟跟郑寿云热情地打招呼,她对这位老人很熟悉,但郑寿云却不记得她,每次与她见面都如初见。阿尔茨海默症让郑寿云认不出这位日复一日带着他在医院寻找老伴的护士。

“你帮我找到我老伴儿,这钱都归你。”郑寿云从兜里掏出那一把硬币,塞到路鹤娟手里。

“您把钱收好,我领您找找。”路鹤娟婉言谢绝了他的“酬金”,让同事帮忙照看一下她的病人,陪着郑寿云找起老伴儿来。一楼“找了一圈”,然后去二楼血液肿瘤科,二楼的护士配合路鹤娟翻住院病人的名单,然后告诉郑寿云,确实有他老伴这个病人,但是现在不住在这个科室了。然后路鹤娟再带着他在每个房间门口“望一眼”,从第一个到最后一个,这才能劝说郑寿云“回家等消息”。

这幕“寻妻记”从今年5月开始上演,日复一日,有时一天甚至上演三遍。时间长了,医院的医生和护士大都听说了有这么一位老人。

郑寿云的老伴万达华确实曾是合肥市第二人民医院的病人。今年3月和4月,万达华两次来血液肿瘤科住院治疗,医生们还记得“老太太病情比较严重”,她当时被诊断出患有重度贫血、肺炎和心脏病,还伴有颅脑损伤。血液肿瘤科护士长周兰兰还记得,那时候郑寿云一周来两三次,每次都坐在万达华的床边,一坐就是一下午,“他们两人很少说话,(郑寿云)有时给她掖掖被角,有时拉着她的手。”

5月13日,万达华因心脏病突发在这家医院去世,但郑寿云似乎根本就不记得这件事。

医生和护士演“配角”

这幕反复上演的“寻亲记”中,郑寿云是主角,配角则有可能是医院的任何一位护士或医生。现在即便路鹤娟不在的时候,别的医生和护士也会带着郑寿云找。

路鹤娟最初见到郑寿云时,是“真的很认真地帮这位老人找过老伴儿的”。

她第一次在血液肿瘤科查到了万达华的名字,但是记录中显示,万达华于今年4月17日已经出院了,她解释给郑寿云听,但郑寿云不接受这个解释。路鹤娟最初觉得郑寿云是有点“老糊涂”了,当时她既不知道万达华已经不在世了,也不知道郑寿云患有阿尔茨海默症。

直到有一天,路鹤娟陪郑寿云在医院里寻妻时,恰巧碰见郑寿云的弟弟,弟弟当面对郑寿云说,“你老伴儿在5月份已经去世了!别再来医院找了!”路鹤娟记得,老人听到这个消息后,只是怔了一下,然后重复着“怎么可能呢?这不可能!”

那天郑寿云独自一人离开了医院。但是第二天,他又出现在了高压氧科门口,重复着那句话:“您好,请问我老伴儿万达华在哪儿?”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美国退出教科文组织:为了以色列,更为

    美国退出教科文组织:为了以色列,更为

  • 外交部:中方支持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工作

    外交部:中方支持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工作

  • 朴槿惠没能重获自由身 法院决定将其拘

    朴槿惠没能重获自由身 法院决定将其拘

  • 欧洲政坛又一“小鲜肉”崛起

    欧洲政坛又一“小鲜肉”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