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

北京大兴区首例造血干细胞捐献者:只是恰巧做了件力所能及的事

作者:红豆 2017-09-04 11:26 新京报

北京大兴区首例造血干细胞捐献者 秦增辉 只是恰巧做了件力所能及的事 8月31日,北京市大兴区庞各庄镇,感动社区人物秦增辉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秦增辉,男,1987...

北京大兴区首例造血干细胞捐献者

秦增辉 “只是恰巧做了件力所能及的事”

  8月31日,北京市大兴区庞各庄镇,感动社区人物秦增辉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秦增辉,男,1987年8月2日出生,北京兴金德塑料管材有限公司员工。北京市无偿献血先进个人、骨髓捐献志愿者。新京报记者 朱骏 摄

  高中毕业的秦增辉,和当时农村很多的男青年一样,去处多是在县城里的工厂做汽配,那时他第一次知道无偿献血。

  2011年来到北京后,一次偶然的机会,他留下血样,两年后,被通知配型成功。

  接下来的面试和签字等多次确认过程,他从没想过反悔。“如果不能百分百地治愈对方,至少我可以帮忙延续生命。”

  面对家人,秦增辉只告诉了妻子一人。她问我“对身体有害吗?我说没有,就是跟之前献血一样,这次是去救一个人。”

  他说,自己就是一个普通人。捐献造血干细胞,只是恰巧做了一件自己力所能及的事。如果有下一次,他说自己还是会捐献。

  外出打工偶遇献血车献了第一次血

  8月31日,星期四。秦增辉请好假,准备下午回山东老家为大儿子办入学手续。2011年,他来到北京打工,现在在大兴区一塑料管材公司上班。仓储、电销、报价、备料、提货、配送……每天的工作,繁重而琐碎。

  “喂,你好。你再清点一下,我这边也帮你核对,一会给你回电话。”发到外地的管材在查收时出了问题,打来电话。临行前的上午,秦增辉依旧在忙碌。

  提及半年前成功捐献造血干细胞一事,秦增辉觉得恰巧做了自己力所能及的一件事。“应该用不上报道吧。”

  1987年,秦增辉出生在山东枣庄一个农村。父母是普通农民,一年收入不到一万块。家里还有一个比自己小两岁的妹妹,平时兄妹俩在家也会帮忙做家务。

  考虑到家里的条件,秦增辉高中毕业满18周岁,便外出打工供妹妹读书,帮家里减轻负担。

  他回忆,那时初中或高中毕业,和自己一样的男性劳动力,大多没有上过专业技校。从农村出来之后的去处,多是在县城里的工厂里做汽配。当时秦增辉还不知道何为造血干细胞,甚至对无偿献血也不是很了解。

  2009年,秦增辉从浙江回到山东临沂打零工。每天固定的上班路线上,他总能看到无偿献血车。那时的秦增辉1米8的大高个儿,体重却只有120多斤。按照他的话来讲,“自己是吃什么都不胖”。

  想着献血不仅有助于加快身体新陈代谢,改善体质,还能帮到别人。看到注意事项上说,男性公民体重需达到50公斤。唯一一个担心的条件,自己也能达到。没有商量和犹豫,秦增辉上车献了第一次全血,400cc,还领回了一个“红本”。

  一次回老家,母亲无意间看到秦增辉兜里的无偿献血证,让他不要再去献血。“老人家的观点是,400cc相当于8两血,属于伤筋动骨,对身体不好。”

  拗不过,也说服不了母亲,再加上考虑到老家也没有机会和条件再去献血,秦增辉敷衍地承诺不会再去。恰逢家里农活忙,母亲也没有再追问。

  直到2011年,秦增辉来到了北京。

  “捐献救人,跟我献血的初衷一致”

  在北京,秦增辉再一次看到献血车,他还是没犹豫地上去了。此后他把献血的时间固定在每年的3月和9月。“就是根据说明来的,献全血的时间间隔要达到6个月。时间不到,也献不了,差一分钟也不行。”

  与远在老家的母亲想得一样,秦增辉的妻子也担心会伤身体,不支持丈夫去献血。不过一段时间下来,发现并没有什么异常,也就不再排斥。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为何慢性病会缠上这些孩子

    为何慢性病会缠上这些孩子

  • 北京二手车外迁率未提升 九成城市拒绝

    北京二手车外迁率未提升 九成城市拒绝

  • 成都一业主欠缴物业费产生的违约金达55

    成都一业主欠缴物业费产生的违约金达55

  • 报告称广东10岁儿童QQ接触率过半

    报告称广东10岁儿童QQ接触率过半